版權所有 ? 蘇州進出口(集團)有限公司        備案號:蘇ICP備05019788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蘇州

政治局會議要求穩外貿穩外資,中國加速開放外資投資

政治局會議要求穩外貿穩外資,中國加速開放外資投資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1日會議提出的“穩外貿、穩外資”要求,對下半年經濟走勢將產生顯著作用。

會議指出,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面臨一些新問題新挑戰,外部環境發生明顯變化。要抓住主要矛盾,采取針對性強的措施加以解決。

當前,美國在中美貿易關系上釋放的信號復雜多變。針對美方擬提高對中國2000億美元輸美產品征稅稅率,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8月2日發表談話稱:“美方這兩天有兩個動作,一方面發表聲明,要把對中國2000億美元輸美產品的征稅稅率由10%提高到25%,另一方面四處散風,要和中方恢復談判。中方一貫認為,壞事可以變成好事,挑戰可以轉化為機遇,我們對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目標充滿信心?!?/span>

 

與過去數月相似,關稅稅率爭鋒背后,更引發擔憂的是中美在全球價值鏈領域(包括投資和禁令)的深層博弈。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國際關系學院副教授鄧希煒對第一財經記者稱,美國擬提升如此規模自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不僅引發對相關企業經營的直接影響,更重要的是,將帶來深層擔憂:也即一些被征稅的外資企業可能選擇轉移、撤出到其他國家。

就在政治局會議召開前一天,商務部發布決定,擬放松外資戰略投資上市公司的規定,股份轉讓時限縮短為1年。這個被一些外資領域人士稱為“相當重大”的開放政策,旨在推動新一輪高水平對外開放,引進境外資金和管理經驗,改善上市公司治理結構,規范外國投資者對A股上市公司的戰略投資行為,維護證券市場秩序,保護上市公司和股東的合法權益。

一位中美貿易談判領域的資深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稱,穩外貿需要調動各類企業出口的積極性,幫助它們應對中美貿易戰帶來的挑戰,急企業之所急,想企業之所想。鼓勵企業開拓美國以外的出口市場,堤內損失堤外補,實現出口市場多元化。

關稅并非最棘手因素

自6月初最后一次面對面經貿磋商無果而終后,中美之間已停止談判,但此時美方再次釋放消息,要對自中國進口的商品征稅,到底影響幾何,該如何應對?從種種跡象來看,關稅似乎并不是一個最為棘手的外部環境變量。

中國商務部發言人2日指出,美方不僅不顧全世界的利益,甚至也不顧美國普通農民、企業家和消費者的利益,對中方玩弄軟硬兼施的兩手策略,這種做法對中方不會有任何作用,也使世界上反對貿易戰的國家和地區感到失望。

發言人還說,對于美方升級貿易戰的威脅,中方已經做好充分準備,將不得不作出反制,以捍衛國家尊嚴和人民利益,捍衛自由貿易和多邊體制,捍衛世界各國共同利益。同時,中方一貫主張通過對話解決分歧,但前提是必須平等相待和信守諾言。

兩次參與美方301調查現場聽證的東南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易波對第一財經記者稱,現場除了6家企業支持之外,在場的82位代表均表達了反對意見。而在最新一次(7月24~25日)301調查聽證會中,美方公布的300多份書面評論意見中,有九成以上的利害關系方表達了反對意見。

剛趕赴華盛頓參與“232調查”聽證會、代表中國國際商會進行抗辯工作的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孫磊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征稅規模越大,利益受影響的人群就越多,也即下一次聽證會參與的美國企業群體越大。而在他參與的232和旁聽的301聽證會上,各方對于征稅的反對意見都是壓倒多數的。

“我一直有感覺,特朗普要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本身是否能夠征收起來,真的是一個問題,因為影響面確實太大了。另外,有一種猜想: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聽到的反對聲音越強,他們越能給自己找臺階下?!睂O磊說。

特朗普政府計劃提議對2000億美元進口自中國的商品加征25%關稅,最初對這些商品確定的關稅稅率為10%。隨后,USTR在聲明中表示,將申請聽證截止日延期至8月13日,同時將書面評論截止日期從8月30日延期至9月5日。根據USTR此前公布的日程,本月20~23日擬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舉行公開聽證會。

前述資深談判人士認為,中國在吸引外資方面要堅持擴大開放,促進囯內投資便利化,更加關注外資企業在投資準入門檻、投資所占股比、投資企業知識產權保護、投資政茦的穩定性和可預性等各方面。認真落實國務院最近出臺的一系列開放措施,進一步改善國內投資環境。

政治局會議稱,除了要做好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工作,保護在華外資企業合法權益,還需推進改革開放,繼續研究推出一批管用見效的重大改革舉措。要落實擴大開放、大幅放寬市場準入的重大舉措,推動共建“一帶一路”向縱深發展,精心辦好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投資領域再迎新政,開放再加速

不論從何種角度,營造更為開放的投資環境,是各方已經達成共識的應對措施。

就在政治局會議召開的前一天,7月30日,中國商務部發布《關于修改的決定(征求意見稿)》(下稱《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具體而言,《征求意見稿》簡化了審批流程,放寬外國投資者條件:明確外籍自然人可以戰略投資上市公司,降低對外國投資者的財力要求,取消外國投資者持股比例要求,縮減外國投資者的鎖定期,放開跨境換股。

聯合國貿發組織官員梁國勇對第一財經記者評論稱,外資進入中國主要通過綠地投資(新設企業)和收購兼并兩種方式。這個法規的修改影響的是外資對A股上市公司的并購和戰略投資行為,包括協議轉讓、定向發行新股、要約收購等方式。法規的修改有一些更新和細化,如和外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的協調。另外,對外國投資者的規模要求降低了;股權轉讓時限從3年縮短為1年,也便利了投資后的退出。

而另一位外資領域資深律師則對第一財經記者稱,這個是吸引外資的措施,為外資進入中國股市提供更多便利化措施。但他同時觀察到,這一政策或許有利于海外并購再次納入A股上市公司。

他分析說,始于2016年的一輪對海外投資加強監管,使得國內的資金出不去,很多并購,是上市公司通過在海外籌措的資金來做了過橋后完成的。那些過橋資金一般是短期的,可能就一年或兩年就面臨退出。如果這個政策打開,剛好海外資金可以將其持有的海外標的納入A股上市公司,然后換到上市公司的股權或者現金?!耙郧?,投資者是只要現金的,現在可以給他們股權。這樣第一能緩解上市公司支撐的現金支出壓力,第二這些股權可能會有一個超額的收益?!?/span>

而另有一些資深投資和法律人士則對第一財經記者稱,根據以往經驗,這個技術性的改變到底能否帶來變革,還需觀察落地后的狀況。

從立法沿革來看,中國證監會于2005年先后發布了《關于上市公司股權分置改革試點有關問題的通知》、《關于上市公司股權分置改革的指導意見》、《上市公司股權分置改革管理辦法》,啟動了股權分置改革工作。同年12月,《外國投資者對上市公司戰略投資管理辦法》正式發布,其最主要的目的即是為了規范股權分置改革后外國投資者對A股上市公司進行戰略投資,維護證券市場秩序,引進境外先進管理經驗、技術和資金,改善上市公司治理結構,保護上市公司和股東的合法權益。

經過十多年的發展,我國經濟形勢和證券市場均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2018年6月,國務院印發了《關于積極有效利用外資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若干措施的通知》,要求進一步促進外商投資穩定增長,實現以高水平開放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宏觀隱憂依然存在。聯合國貿發組織6月發布的《世界投資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國際投資增長勢頭將十分脆弱,約為5%,最多不超過10%??偭咳詫⒌陀谶^去10年的平均水平。貿易關系緊張局勢的升級和擴大將對全球價值鏈投資產生負面影響。美國稅收改革及各國減稅競爭加劇,也會對全球投資存量及投資模式產生重要影響。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在7月例行發布會上稱,近期,通用電氣、福特、寶馬、特斯拉等外資企業紛紛進一步擴大在中國的產能、規模和投資。我們將繼續改善營商環境,保護外資企業在華的合法權益,使中國繼續成為外國企業投資的首選之地?!爸袊蟹€定的投資環境、較強的產業配套能力,有潛力巨大、正在升級而且不斷開放的消費市場?!?/span>

 

 

北京pk10技巧